第1010章 不解风情(1 / 3)

道士亦是半只脚踏入渡劫期的恐怖修为。
对于中土神州的顶尖宗门而言,有没有渡劫期坐镇,这是一个分水岭。
而这位身穿赤红道袍的道士愿意在这里讲解修行之法。
流民们自然是听得如痴如醉,这对他们而言本就是一场不可多得的机缘。
唐瑜两人也没过去打扰,而是站在不远处默默听着。
直到红袍道士讲完了,流民们再三叩谢紧接着打坐感悟今日心得。
红袍道士微微一笑,乘坐在红云之上飞向唐瑜两人笑道。
“两位道友久等了,是要打架还是要谈事情,若是要打架,咱们换个地方。”
“贫僧三葬,出家人不爱打打杀杀,还是谈事情好一些。”
三葬和尚双手合十道。
唐瑜拿出北镇抚司的令牌道:“我是北镇抚司千户唐瑜,前来邀请道长效力朝廷。”
“嗯?效力朝廷?”
红袍道士嗤笑一声道:“贫道张角不想效力朝廷,只想请大云赴死。”
“为何?”
“为何不能请大云赴死?大云不死,那他们就该死?”
张角指向下方那群流民。
下方那群流民,修为最高也不过是金丹期修为。
玄都城的命令他们早已收到,愿意离去者却十分之一都不到,说要誓死追随他。
“他们当然不该死,但是再这么下去,他们确实会死。”
唐瑜看向张角淡然道:“至少光凭借道长一人之力,是对付不了幽云宗的,何必让他们白白送命?”
“你又怎么知道幽云宗不会死很多人?”
张角冷笑一声道:“贫道就是看不惯,凭什么他们这些人就要当奴隶,凭什么有些人生下来就拥有一切,与其跪着死,不如站着活。”
“那道长是打算带着他们跟幽云宗拼个你死我活,杀一个幽云宗修士算一个?”
唐瑜追问道。
“杀一个算一个,不求什么,只为出口恶气,好教其他修士知道除了低头当奴隶,还有别的选择,反正不管是生是死,贫道与他们共进退。”
张角语气坚定道。
唐瑜叹息一声也不再劝,与三葬一同离去,张角也并未阻拦。
等找到第二支流民大军时,这支流民大军的人已经散了七七八八。
剩下的人有人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