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5 天下震怖!(1 / 3)

朝堂之上,齐国群臣正被‘楚国大胜’的消息,震撼得目瞪口呆。

就连殿中侍奉的侍女们,也都惊骇不已,一个个红唇微张,在脑海中勾勒着那个素未谋面的曲阳侯的形象……

“义父用兵如神,区区司马错,腌臜泼才,也敢与义父交锋?”田地大笑着,满面红光。

单看这副模样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胜仗是他打的。

有鹰派的大臣连连皱眉——咱们大王哪里都好,就是这副理所当然‘认贼作父’的模样,让这些铁骨铮铮的大臣们有些看不惯!

咱齐国好歹也是个大国。

当楚国的附庸也便罢了。

焉能以父事之?

甚至事的还不是楚王……只是楚国一个小小的封侯!

诚然令人笑掉大牙也!

但此刻,这些曾经强硬地主张要‘脱离楚国’的大臣们,一个个丝毫硬气不起来。

纵然齐国元气逐渐恢复了,可此刻能运营出三十万兵力吗?

有堪比司马错的顶尖统帅吗?

没有!都没有!

孟尝君田文面色凝重,对着齐王田地拱手道——

“启禀我王——此战之后,楚国政局必定大变!”

“我大齐应当立刻派出使者出使郢都,面见曲阳侯,表明我国立场!”

“甚至于……重新缔结盟约!重申盟国情谊!”

群臣纷纷点头。

是也,是也!

熊午良牛比,咱们打不过他,但好在可以加入!

当初楚齐盟约签订的时候,正好是熊午良在自己封地里闭门不出幻想‘退隐’的时候。用国印的时候,那曲阳侯甚至都没在场……这可不行!

这曲阳侯刚刚大胜,此时不舔,更待何时?

齐王田地大手一扬,拍板定夺:“立刻派遣使者!”

“且慢……”田地又一挥手:“寡人要亲笔一封,向义父问安……使者不妨一同带去……”

群臣面面相觑,就连在场那些莺莺燕燕的宫女们,也觉得自家大王实在是……太舔了。

……

燕国,蓟城。

燕王姬乐资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了起来,面色如丧考妣!

“楚人……楚国,竟然……”姬乐资嘴唇艰难地蠕动着,磨蹭了半天,也说不出一句囫囵的话。

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恨楚国……燕王姬乐资大概能排进前三!

当初先王会盟云梦泽,留下时任太子的姬乐资监国……仅仅两个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